金融期货行业的主要监管模式

发布时间:2020-11-30
摘要: 金融期货行业的主要监管模式 全球金融产品的不断创新与发展,特别是近几十年来金融衍生品的爆发式增长,使得金融行业之间不断融合,对于金融混业经营实行混业监管已逐渐成为大
  金融期货行业的主要监管模式
  
  全球金融产品的不断创新与发展,特别是近几十年来金融衍生品的爆发式增长,使得金融行业之间不断融合,对于金融混业经营实行混业监管已逐渐成为大势所趋。
  
  美国金融监管模式的演变
  
  美国信奉自由市场主义,再加上各机构利益和地方利益的纠结,监管变革的难度就更大。因此,美国金融监管变革主要靠外力驱动,即倒逼机制是其主要驱动力。历史上,金融监管的改革与金融危机总是相互联系的,金融危机一旦产生,金融监管立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不断出现的问题和危机也使美国金融监管制度一步一步从分业监管走向混业监管。
  
  最早的美国金融监管可以追溯到美国第一银行和美国第二银行对金融业的管理。而美国第一银行及第二银行的建立及撤销,一般认为是美国早期两种货币银行观矛盾冲突的产物。以汉密尔顿为首的一派主张建立联邦银行,强调管理货币银行体系的责任应当由联邦政府来担负。而杰弗逊、杰克逊主义者反对货币权力的集中,反对联邦政府介入货币银行体系,认为联邦政府的干预只能对少数人有利而侵害社会大多数弱势群体的利益。有学者认为,美国早期两种货币银行观的矛盾,说到底是反映了效率优先和公平优先两种思想的冲突,即汉密尔顿主义者注重发展与效率,而杰弗逊、杰克逊主义者则更注重社会公正和经济公平。国民银行制度的建立,则是两种矛盾调和的结果。为规范当时混乱的货币发行和金融市场, 186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关于统一全国银行业和金融业的大法——《国民银行法》,次年正式颁布。国民银行制度一方面在一定限度内恢复了联邦政府对货币银行体系的管理职责,另一方面没有建立集中的联邦银行,使自由银行精神得以延续。从此,建立了在联邦注册的国民银行体系,形成了美国独具特色的双轨银行制度,标志着联邦政府开始全面和持续地介入金融制度领域。
  金融期货行业的主要监管模式
  但是,由于仍然缺少一个统一的金融机构来实施国家的货币政策及统一结算功能,银行危机还是接连发生,于是美国联邦储备体系便应运而生。1913年,国会通过了《联邦储备法》,规定了联邦储备体系的组织机构和功能,标志着美国金融监管体制的确立。但20世纪30年代以前,美国的金融制度基本上仍是不受管制、实行自由竞争的,银行、保险、证券等可以混业经营,商业银行既可办理信贷业务,又能进行证券投资和保险信托业务。有关证券公司的监管制度几乎没有,商业银行以子公司形式参与证券投资业务也无明显的法律障碍。在证券市场暴利机会的引诱下,美国商业银行参与证券投资相当普遍。
  
  20世纪30年代的大危机是美国金融业从自由走向管制的一个边界。在1929-1933年的经济危机中,美国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国家,股市暴跌,公众对银行完全失去信心,挤兑频繁发生,大量银行破产倒闭。为应对危机,美国于1933年颁布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 (Glass-Steagall Act),被视为美国现代金融监管制度确立的标志。该法案在银行业与证券业间构筑了难以逾越的壁垒,采取分业经营的金融监管模式,并使结构性控制成为其金融监管体系的突出特点。以1933年金融改革为标志,美国颇为松散而灵活性又差的金融业,走向法律化、制度化和机构化的发展模式,它在美国统治了七十多年,并且成为世界金融分业制度的鼻祖,甚至在20世纪末我国证券业的立法,也借鉴了这一法律制度。此后,美国接连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如1956年的《银行持股公司法》、1966年的《银行合并法》和《利率限制法》及之后的《消费者信贷保护法》、《社会再投资法》等,金融监管在总体上得到了不断强化。
  
  20世纪70年代后期,金融创新浪潮不断,金融业国际化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而为了克服以前经济发展目标一味刺激投资、不管物价稳定的倾向,形成一个比较全面的经济发展目标体系, 1978年颁布的《充分就业和经济平衡增长法》把美国的经济发展目标改为: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稳定货币、国际收支平衡。因此,在美国中央银行法的历史上, 1978年颁布的《充分就业和经济平衡增长法》第一次把货币政策作为一个独立的条款来写,明确规定货币政策是实现美国经济发展目标的重要手段。该法还将美联储从众多联邦政府的经济管理部门中单列出来,使美联储在美国经济调节体系中的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
  金融期货行业的主要监管模式
  20世纪80年代也被称为放松管制的10年。在市场的推动下,美国于1980年3月通过了《存款机构放松管制法》,开始了以放松管制为基础的金融改革。该法被认为是继20世纪30年代金融改革以来最重要的银行改革法令,是美国金融管理的重要转折点,它标志着监管当局由严格管制向依赖市场调节的转化。此后,经济、金融形势的新变化要求进一步的改革,于是1982年又通过了《高恩-圣杰曼存款机构法》,这是1980年金融改革的继续,在取消金融管制和促进不同类型金融机构的竞争方面前进了一大步。该法给予储蓄机构与银行类似的业务范围,却不受美联储的管制,以提高储蓄机构的生存能力。同时,也涉及了与储蓄机构密切相关的住宅业。11987年,由于储蓄机构无力偿债的情况恶化,国会通过了《公平竞争银行法》,一方面采取措施挽救储蓄机构,一方面对存款机构的行为进行了重新限制,尽管并未改变放松管制的主体趋势,但至少使其在自由化条件下的“胡作非为”受到限制。《银行控股公司修正法》则对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区别再次进行了修正,再加上美联储对法律的解释,已经允许银行扩展业务到投资银行的承销业务(除公司股票外),只要这些业务所占比重不大,并且是发生在银行控股公司的附属公司,这标志着银行开始进人证券业。
  
  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金融危机使监管当局开始重新审视放松管制的进程。政府决定颁布新法,关闭资不抵债的储蓄机构。1989年, 《金融机构改7革、复兴与促进法》应运而生,主要是对美国储贷业监管结构的调整及突破存款机构原有界限上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依该法成立了清算信托公司(RTC)1来负责合并或关闭濒临破产的存贷款银行或机构,该法是向审慎监管迈出的第一步,对以前许多法令做了重大的补充和修改,是继20世纪30年代之后联邦政府在监管储贷方面最大的改革。
  
  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美国朝野各界在对全面、系统、彻底地改革现存金融体制的有关方面逐渐达成一些共识。改革的目的是适应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变化和银行经营管理的内在要求,建立一个新型的、既能保障安全性又富有竞争性的公平与效率并重的金融体系。因此,加强了对银行资本充足率的监管,增加了银行业务经营的灵活性和竞争性,彻底摧毁了美国单一银行体制,改善了联邦保险机制。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金融改革主要表现在1991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1994年《里格-尼尔银行跨州经营与跨州设立分行效率法》等。1991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改进法》对联邦存款保险制度进行了改革,并强化对资本充足性的管理,要求各银行最低资本充足性比例不得低于《巴塞尔协议》规定的8%,还授权管理机构对不同级别的银行采取不同程度的监管。1994年《里格-尼尔银行跨州经营与跨州设立分行效率法》则取消了银行经营地域范围的限制,允许银行在全国各州经营业务,进行收购和合并,设立分支行等。而1999年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废除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标志着美国金融监管制度的重大变革,它允许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以金融控股公司的方式相互渗透,实现混业经营,彻底结束了银行、证券、保险分业经营的局面,标志着美国金融业由分业走向混业,这一法律对其金融监管体制提出了新的挑战。
  
  2002年,以安然事件为代表的一系列公司财务丑闻出现在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完美制度的美国,震惊了全球金融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全世界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在美国形成了自大萧条以来对投资者信心的最大打击。对此,美国国会迅速做出反应,修改法律,加强监管,通过了以《萨班斯一奥克斯利法案》为代表的一系列新法规,对银行的内部控制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以加强对公司领导层的监督,打击公司的会计造假行为等。这也意味着一场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为强劲有力的企业、证券和金融法规改革拉开了序幕。由此可以看出,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制度,关键在面对经济形势变化时应变的能力。
本文由国内正规期货开户网原创编撰,若有转载,请标注原文出处,谢谢配合!
更多期货知识问题可添加国内正规期货开户网微信
国内正规期货开户网微信
标签:金融期货开户